NancyStreet

写一封情书 以初见作为开场。

越长大越觉得人生、时间是被分割开来的。以一个事情、一段过程为标志,分割的虽然不很清楚,但总在心里有个界限。

忽然就很想念家里特别特别安逸又舒心的生活。

情谊和不舍都是真的。


但,冷酷和残忍也是真的。

碎碎念的碎碎念

很长时间没有发过无聊的感慨了。我时常在想是不是我把自己所有的思想动态都留在了初中十来岁的年纪里,从而导致了我这些年思想根本没有一点进步的尴尬局面。
这个暑假我终于下定决心要好好脱离我颓靡的生活,开启我挣钱的新时代。然后发现有一句老话说的实在是精辟,钱难挣,x难吃。低成本的劳动力被资本家疯狂压榨,上完第一天我的右侧腰已经疼到无法支配行走的动作。此后还干了连续八小时的廉价劳动,除了右侧腰的隐隐作痛,还伴随着低温引起的感冒。我一边紧紧盯着手机上愉快静止的数字,一边暗自祈祷临近下班的时刻不要再有任何任务来,尽管每一次都是事与愿违。
下班的时刻我几乎快乐的要飞起来,发自肺腑,由内而外。我知道挣钱不易,却没想到是这种没有任何成就感的不易。于是在苦苦坚持的挣扎之中我毅然躺回了我妈精心营造的安乐窝,每天混吃混喝,觉得心情无比舒畅。
现状是这么的令人难堪。在我二十多岁的年纪,终于明白早些年看到报纸上刊登的“大学生啃老”“大学生毕业难就业”不是社会记者哗众取宠的报道,而是基于社会现实给我们的当头一棒。不知道是我们觉得职业不再披着生存的压力终于成为了我们可以自由选择的选项,还是多年的素质教育终于在我即将踏入社会的时候发挥了它真正的魔力,在毫无能力的时候我终将一事无成。
我也开始暗自渴望那些收入稳定、朝九晚五的工作,明明前几个月我还对那些一成不变的工作类型嗤之以鼻。我不可避免的踏上了我曾经看不起的思维道路,或许是开始觉得自己的能力有限,抑或是这些贴着金灿灿标签的工作真的能让选择的天平倾斜。
我不再故作姿态地思考平淡的生活和充满挑战机遇的生活究竟哪个更可取,我开始了解钱财获取的难度和日后必将面临的生存难题。我开始重新考虑当初选择专业的准确性,也隐隐后悔读书的这些年没能脚踏实地,但我明白这于事无补。
在我十六岁的年华里骄矜地写下“看不到未来的光明,前途只一片黑暗”的时刻,万万没想到这句话将会在我成年的时候日复一日地萦绕在我的心头。那些年里的浅薄,终于一字字地成为我看到的现实。

年初开始总有人开始变着花样的提醒我该找对象结婚生子。他们口中的年华仿佛是广播里插播的路况信息,要么像堵在主干道上一筹莫展,要么像飞驰在空闲时刻的高速路一样转瞬即逝。好像一到二十岁,人生就不再是以年做单位,而是以分、以秒去争抢。明明我离三十岁还有很多年,却被几句话挤成了压缩饼干,堵在胃里梗住喉头。
总有人站在过来人的角度上义正严辞地劝我,女孩子呀不用读太多书的,差不多就好了呀,结婚找个正经人嫁了才是正事。或者是,早点结婚没什么不好,总归将来工作升职,早点有小孩你不是也乐得轻松。又或者是,男孩子不怕的呀,人家三十岁找一个二十多的不是很合适嘛,你女孩子要是三十岁,你找得到二十多岁的小男孩嘛?!
如果生命进程就局限在这短短十年就要干完一辈子要干的事情,那这些话和催着别人奔向黄泉路早点结束此生有什么区别?大家的观点真的都好残忍。
而我只感到恐慌。我生怕我被时间压得喘不过气来最后就选一个能结婚的对象匆匆结婚生子,我生怕讲这些话的人在几年以后还热情洋溢的跟我灌输他们新的观点和想法,我生怕我就这么软弱的接受了他们的想法认为这就是我该做的事情、我应该立马去做。
我不固执。我知道婚姻要慎重,家庭要幸福,孩子要教育的好才能算是为晚年生活做出一点明智的铺垫。但这不建立在立即和马上,也不依靠这几句话。
但我也知道,这些短暂的回避救不了我。


直到有一天他驾着七彩祥云而来。
直到我 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

我是来吹爆李栋旭的颜值和曹承佑的演技的。
恨不得一天更新完赶紧刷!
强烈安利《life》。

有时候很想…自己一个人随便长吧… 长成什么样都行…喜欢的不喜欢的都行…
别这么累就行了…
真的好累啊…

反正我估计丧也是有轮回的…

大暑·解锁网红椰子冻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活的可累可累了…

对人和事不再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是我从过去的自己身上剥离出来的认知。